<track id="6tjed"></track>
    1. <pre id="6tjed"></pre>
      首頁>檢索頁>當前

      學校管理如何超越“效率崇拜”

      發布時間:2024-04-24 作者:徐金海 來源:中國教育報

      學校不同于工廠、不同于企業,學校是一個育人機構,是一個需要人文關懷且應該彰顯人文價值的場域,過分追求技術理性的張力,使得技術逐漸掩蓋了它與人原初的和諧關系,進而反過來成為支配人的力量,既不利于人的成長,也不利于學校的發展

      學校管理“效率崇拜”繼承了工業時代管理主義的理論與實踐體系,而現代學校管理則急需實現從“學校是機器”向“學校是生命系統”的現代轉型,因為“機器”是被制造的,而“生命系統”是自我成長的,這就需要學校徹底轉變觀念,從以物為本轉向以人為本,從管理控制轉向激發人的無限發展潛能,真正按照人的生命特性構建新時代學校管理的理論體系、話語體系及實踐體系

      “效率”是什么?效率是指在單位時間里完成的工作量。在以“效率”為核心的價值體系里,學校管理存在各種“率”泛化現象,比如“及格率”“優秀率”“達標率”“完成率”“升學率”等。為了達成各種“率”的目標,一些學校的管理更加注重對各種規范、規則、標準、指標的使用,甚至提出一些雷人的口號,比如“考考考,老師的法寶;分分分,學生的命根”“多考一分,干掉千人”等,這種對數量化、標準化過分追求的背后其實是學校管理的“效率崇拜”。學校管理何以出現“效率崇拜”,如何超越“效率崇拜”?這些問題非常值得關注。

      學校管理“效率崇拜”的根源在哪里

      學校管理存在“效率崇拜”現象源于管理主義思潮。管理主義起源于20世紀初期美國著名管理學家泰羅提出的科學管理思想,是西方管理思想史上占主導地位的管理思潮,其主要特征體現為效率崇拜、管理至上、技術理性,其中“效率崇拜”是核心價值目標。由于管理主義行為之于工廠企業的有效性超乎想象,“效率崇拜”的價值取向逐步滲透到社會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學校組織也不例外。美國學者迪戈蕾指出:“20世紀初,教育家們開始像辦工廠那樣去辦學校,我們今天所熟知的學校教育的許多方面都是從工廠車間直接移植到學校教室里來的?,F在,保存記錄、制定課程表、布置教室、劃分學期、安排上課時間和課間休息、管理制度、教學和年級劃分等都實現了標準化。質量控制和可以互換的觀念從工廠引入到了學校?!泵绹逃仪鸩仓赋觯骸霸谀撤N意義上,我們的學校就是工廠。原始產品(兒童)被造成成品以滿足各種生活需要?!惫芾碇髁x在學校組織中的移植、生根、發芽、開花和結果,使得“效率崇拜”逐漸在學校管理中深深扎根,逐步成為許多學校管理者的價值追求。

      學校管理“效率崇拜”價值目標的實現,是基于管理主義行為特性展開的,即以科層制管理模式凸顯管理至上特性,以數量化、標準化、程序化管理規則彰顯技術理性,以實現學校管理的效率最大化為價值目標。概言之,學校管理在科層制管理模式下,過于強調建立有效的組織機構、嚴格的規章制度、明確的職責分工、周詳的工作計劃以及精細的獎懲制度。無疑,學校管理“效率崇拜”價值追求有可能帶來學校教育“生產率”的大幅提升,學校管理也逐步從經驗性管理中走出來,管理標準化、定量化、程序化及效率化得到充分彰顯。比如,有的學校在質量管理標準方面引入ISO9001質量管理體系,有的學校在評價方面采用“指標—量化”評價方法,有的學校在提高課堂教學效率方面過于追求“高效課堂”教學模式等。這些學校管理中的“效率崇拜”現象,需要引起校長的警惕與反思。

      學校管理“效率崇拜”會帶來哪些負面影響

      學校管理“效率崇拜”固然給學校發展帶來了積極的深刻影響,但由于管理主義產生的“土壤”及核心價值都與學校組織存在本質的差別,同樣給學校組織發展帶來了不利影響??傮w而言,學校管理“效率崇拜”的局限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目中無人。管理主義產生的“土壤”厚植于工廠企業,管理對象主要是沒有生命的冷冰冰的“物”與“機器”。學校管理“效率崇拜”是管理主義移植于學校的產物,學校是其依存的“土壤”,管理對象是充滿生命活力的“人”,本應是見“物”更見“人”的以人為本的管理,但由于管理主義思想的“根深蒂固”,以及對管理主義行為改造的不徹底,致使學校管理“效率崇拜”行為中“人的消失”。這種先天“土壤”的不同,必然帶來后天簡單移植的“水土不服”。所以,在學校管理中,我們不能把活生生的人當作一個與物質世界一樣的物體,而應把他們視為與我們發生各種關系和聯系,并與我們互相影響和作用的人。這是現代學校管理中必須重塑的理念以及亟待改進的行為。

      二是價值偏離。管理主義以“效率崇拜”為核心價值追求,摒除管理中的人性化傾向,實行績效導向的考評機制,以最大程度提高效率。而學校的核心價值追求是育人,是在遵循人的成長規律與教育發展規律的基礎上達成學生個性化及社會化的成熟與完善,以培養出滿足社會發展所需要的人才。以“效率”代替“育人”,以提高效率作為衡量學校價值目標實現的依據,背離了學校教育的價值追求,容易使學校變成單純追求管理效率的場所,難以實現人的身心和諧發展。

      三是控制導向。由于管理主義強調管理至上,其管理模式凸顯科層制管理特性,管理主體與管理對象是一種命令與服從的單向關系,決策者和管理者難以對下級的需求作出回應,且缺乏有效的監督。學校管理“效率崇拜”則遵循了管理主義行為特性,按照科層制管理范式,強調自上而下的單向度、命令式的管理行為,學校沒有足夠的自主權發展其專長和進行專業評定,也大大喪失了團隊所需的靈活性。

      四是技術理性。管理主義在管理實踐中非常強調技術理性,倡導數量化、標準化、程序化等技術規則。學校管理“效率崇拜”價值目標的實現也不可避免地陷入技術理性的泥潭,致使學校管理出現數量化、標準化、程序化傾向,比如,學校教學業績和學習成績可以量化,思想品德與行為習慣可以量化,管理能力與研究能力也可以量化等;學校強化標準化答案、標準化試題以及標準化質量管理等。技術理性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學校管理的便利化、規范化、效率化,但技術理性張揚的背后則是人文價值的缺失,學校不同于工廠、不同于企業,學校是一個育人機構,是一個需要人文關懷且應該彰顯人文價值的場域,過分追求技術理性的張力,使得技術逐漸掩蓋了它與人原初的和諧關系,進而反過來成為支配人的力量,既不利于人的成長,也不利于學校的發展。

      學校管理如何走出“效率崇拜”誤區

      學校管理“效率崇拜”繼承了工業時代管理主義的理論與實踐體系,而現代學校管理則急需實現從“學校是機器”向“學校是生命系統”的現代轉型,因為“機器”是被制造的,而“生命系統”是自我成長的,這就需要學校徹底轉變觀念,從以物為本轉向以人為本,從管理控制轉向激發人的無限發展潛能,真正按照人的生命特性構建新時代學校管理的理論體系、話語體系及實踐體系。 

      一是注重以人為本。新時代學校管理必須基于學校立場,真正回歸學校,回歸教育,從人的本性來認識人、尊重人、教育人和發展人,管理行為應在“人的意義世界”中展開。這就需要以“生命系統”為學校管理打開方式,圍繞“生命”做文章。一方面,在理念上要真正堅持以人為本,以學生全面發展為本,要真正看到每一個生命個體的獨特價值,認識每一個生命個體濃郁的生命期待和真摯的生命追求。另一方面,在行為上要真正為學生個體創設生命發展的自由空間,關注他們的情感需要和生命體驗,給予他們充分的尊重,進行平等對話與民主協商,使學生享受屬于自己的思維創造,真正改變過去被教育、被管理的“被動”發展局面,使人的發展成為人自己主宰自己的過程,實現自我教育、自我管理的“主動”發展訴求。 

      二是重視管理育人。新時代學校管理需要關注“效率”,但更應關注“育人”,必須回歸“育人”價值本位。過去在管理主義“效率崇拜”價值觀影響下,學校管理走過一些彎路、歧路,也為此付出了一些代價,必須認識到“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教育哲理與道理,學校場域決不能盲目地“效率崇拜”,高效率未必培養出所謂的人才,人才的培養不是簡單的輸入與輸出的過程,也絕不是單位時間內完成的育人工作量的簡化過程,而是一個整合了輸入、內化、領悟、轉化及應用的過程,這個過程絕不是效率所能衡量和隱含的?!读x務教育學校校長專業標準》指出,堅持育人為本的辦學宗旨,把促進每個學生健康成長作為學校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遵循教育規律,注重教育內涵發展;為每個學生提供適合的教育,促進學生生動活潑地發展。這是新時代學校管理者應該堅持和堅守的。

      三是走向多元共治。新時代學校管理更應該關注民主協商,走向多元共治。工業時代控制導向的管理已經很難適應現代社會的發展要求,隨著民主、自由、平等、公正等價值觀念的深入人心,特別是我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進校園、進頭腦,學校越來越重視治理體系及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管理過程也更加注重民主、自由、開放與包容,管理中的科層權威與專業權威的矛盾趨于和解,一種新的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協商對話的學校管理樣態正在形成。這是新時代學校治理現代化發展的內在要求。

      四是彰顯人文價值。新時代學校管理需要重視技術規則,但更應彰顯人文價值。過去,管理主義過于注重技術理性的價值,將管理塑造為組織嚴密的控制過程,忽視組織中人的情緒情感、思想道德以及價值觀的作用,學校在技術理性的作用下容易演變成為一個缺乏人情與溫情的場域,人在某種意義上也容易演變成為“單向度的人”。新時代學校管理需要審慎面對技術理性,尤其要看到技術與人的內在聯系,進一步強化人文價值對技術理性的規導,在發揮技術規則規范作用的同時,更應彰顯人文價值的陶冶與浸潤蘊含。正如有研究者所言,科層制所追求的客觀化、形式合理性背后隱含著對人的否定,容易把人當作一種工具,容易從根本上否認人的價值與意義,因而必須用人文精神來進行救治。這也是新時代學校管理者必須予以重點關注的。

      (作者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基礎教育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本文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2022年度基本科研業務費專項資金項目“縣[區]域教育現代化監測評估研究”[GYJ2022025]的階段性成果)

      《中國教育報》2024年04月24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szlkw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精品午夜国产福利观看_亚洲激情在线_人妻被按摩到潮喷中出_亚洲国产欧美日本视频